广西南宁刑事律师
法律热线:
文章详细

周化冰: 《辩护人》

发布时间:2015年1月13日 广西南宁刑事律师  Tags: 辩护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周化冰: 《辩护人》

 

 

孩提时代,我看电影常会哭。长大之后电影看得少了,也极少哭。最近,注意到网上对《辩护人》这部韩国人的电影好评如潮,很多人包括法律人也哭得稀里哗啦的。既然这部电影如此煽情卖座,而且,在读大学时因受到丹诺的感召从而走上律师的道路,作为辩护人至今将近二十年的我,当然不能错过了。遗憾的是南宁各大影院均没有放映,我只好在网上观看,当看到一个个律师站起来为宋佑硕律师辩护的时候,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......

 开了一瓶啤酒,和着泪水独自斟酌。带着几分醉意走到阳台,仰望星空,呢喃着曼德拉的一句话——如果天空是黑暗的,那就摸黑生存;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,那就保持沉默;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,那就蜷伏于墙角。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;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;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。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,不可扭曲如蛆虫。

韩国之杯酒,难浇中国之块垒

——冷观韩片《辩护人》热

作者:杨俊锋

 

一、一部韩片,何以如此感动中国人

在多位朋友的力荐下,终于抽出时间,将近来在中国倍受热捧的韩国电影《辩护人》看过。之前就听闻,即使许多已轻易不动感情的法律人,也为该片深受触动,甚至是热泪不止。上网浏览一番,确实评论和好评如潮。

在我看来,这部影片纯粹从艺术表现技术角度而言,也并无多少新奇之处。它之所以打动人心,首先在于它所描述的主人公宋佑硕,并非一开始就是志向高远的政治斗士,而是一个一心为改善个人和家庭的物质生活条件而辛苦奔忙、无暇也不愿关注政治,甚至对政治异议者极不理解和反感的普通人,只是后来机缘巧合,被公权力的粗暴和恣意所震动,才逐步由被动到主动地涉入到敏感的人权案件辩护,乃至最后积极地投入政治抗争运动——而这恰恰更具普遍意义和真实感。

而更为重要的恐怕在于:片中所描述的时代背景与人物际遇,更容易让中国人感到同病相怜、心有戚戚——而韩国人面对此片的心态,则恐怕更多是“忆苦思甜”。此外,与该片紧密相关的、后来韩国成功的自由民主转型,恐怕也更在潜意识里勾起了许多中国人无限的遐想和憧憬。

二、《辩护人》时代的韩国,与中国不同

然而,此片描述的历史却无法完全硬套于中国。从该片所描述的剧情即可看到,在韩国的威权时期,法官还是有一定独立性的;政治敏感度极高的人权案件一般允许家属旁听,并至少形式上可以进行较为充分的辩护,主人公在法庭上可以如此慷慨激昂辩护;更难以想见的是,外媒竟可以不受限制地到庭报道……

进而言之,韩国当时的情势和中国,其实是大有不同。即便是威权时代的韩国,但仍存在着法治与民主的框架和底色。韩国本身即是很大程度上遵循着民主、宪政方式建立起来的:1947年9月联大通过决议声明,朝鲜半岛在联合国的监管下举行大选,以此建立统一政府;在北方拒绝此决议的情况下,大选只在南方进行,并于1948年选出制宪会议、通过宪法,大韩民国由此在法理上成立,随后据宪法产生总统和国会。这也是为何当时联合国195号决议只承认大韩民国为朝鲜唯一合法政府的原因所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总之,韩国自始即是仿行美国而建立起来的,并确立了美式的基本政治架构、法律体系以及司法体制;这些制度框架包括多党政治与竞选,在韩国后来的历史上基本得以持续,政治反对派也一直都比较活跃。这是韩国当年的自由民主化运动,得以持续不断并最终取得成功的重要制度环境。

对此,恐怕会有人拿韩国威权时代,政治强人频繁登台执政,抗议活动和异见人士屡遭残酷镇压(尤其是光州事件)来反驳。但其实,韩国维持威权体制得以长期维持,并为美国所默许,实乃是当时险恶的时代环境的产物,至少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。

当时,正是冷战时代最为激烈之时,左翼思潮风头正劲,尤其是北朝鲜政权的大规模入侵虽被遏制,但仍在虎视眈眈,一直未放弃进行觊觎渗透(而相比之下,日本则没有类似朝鲜的现实威胁),新生的韩国一直面临着被倾覆的巨大现实危险。在这种情势下,国家的安危自然压倒了自由民主(一如中国现代史上救亡压倒了启蒙)——中华民国政权在迁台后采取的“白色恐怖”政策,也具有相似的背景。

由此而言,影片中车警官斥责主人公宋佑硕:“你以为6.25(朝鲜大举侵入韩国的朝鲜战争)已经结束现在只是休战!”;“没有我这样的人拼命抓赤色分子,你们这些家伙才能吃上热饭”,可能并非完全是滥用权力的托词或纯粹的自夸,而那些在法庭外斥骂宋佑硕为“赤色分子”的人群,则更可能真实地体现了一部分韩国人的观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这并非是危言耸听。韩国在1960年李承晚辞职后,民主党竞选上台,并修改宪法,宣布开放自由民主。然而,之前被压抑的示威游行和政治运动却随之激增,左派运动和工会运动不断发生。无止境的游行示威、有效改革的缺乏,以及在左派压力下对被左派指为“腐败和反民主”军警官员的过度整肃,导致了第二共和国很快就被政变所推翻。

三、韩国与日本尤其是台湾成功转型的因素极其相似,而与中国大陆大为不同

而后来韩国之所以能较为和平地顺利转型,首先即得益于它已具备了基本的民主政治基础和框架。同时,1980年代后期冷战的缓和、苏联的衰落,以及随之而来的朝鲜威胁的大为减小。这使得原来支持威权政治的外部现实威胁得以解除,韩国民众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国内政治的改善。相似地,台湾地区的政治转型也同时发生在这一时期。

而且,韩国作为单一民族的小国,不存在严重的民族、宗教以及地域发展的不均衡,因此也就不存在严重的族群对立,而容易达成社会共识,从而较少有多民族大国容易遇到的、政治转型可能导致分裂和内战的担忧。而日本与台湾地区大致也是如此。而韩国人一直坚持不懈的政治抗争,也可能与该民族富有血性的国民性不无关系。

再者,韩国后来的顺利转型,也与韩国经济以及教育的快速发展有着直接、密切的关系。尤其是在《辩护人》所描述的时代之前,另一著名的政治强人朴正熙(即现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之父)执着、强力推行的经济发展措施,造就了著名的“汉江奇迹”,使韩国迅速从世界穷国迅速开始经济起飞,后来更成为新兴发达国家。吊诡的是,其直接的非意图后果是,韩国的市民阶层大为壮大,并也使得受高等教育的民众迅速增加——这些最后都导致自由、法治与民主的政治文化意识进一步在大众中深入和普及,反而成为推动韩国自由民主转型的重要社会动力。而在这一点上,朴正熙与台湾的蒋经国也是极其相似。

由此要说明的是,在许多人看来,宪政、法治与民主体制与社会的经济、教育水平无关;这看似极具有道义正确性和感召力,但可能是一种“小清新”的政治幼稚病。这忽略了在一个前民主国家,如果社会缺乏必要的经济、教育水平,便往往缺乏推动民主化进程所必要的动力来源,而只能仰赖政治精英或执政者自上而下的赐予和推动。

最后,美国的影响力对于韩国民主转型的作用,也同样极为关键。众所周知,韩国与日本、台湾地区一样,对于美国的政治与军事依赖度非常之高。这使它们的执政者在行使权力时一直有所忌惮;包括在它们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,美国的敦促和压力,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可见,韩国政治转型的背景、原因与历程,与日本尤其是台湾极其相似——由此而言,中国大陆很多人因为台湾转型成功而无限赞美蒋经国,无疑失之于夸张。而中国大陆的政治转型,显然要上述三者更远为复杂和困难。

总之,这部片子值得一看,也值得感动,但以韩国之杯酒,却难以浇中国之块磊,则不免有点寓情过甚。再弱弱地问一下:何时中国能拍出一部自己的《辩护人》并能得以公映,而不是只能空对着外国影片抒情感怀




All Right Reserved 广西南宁刑事律师
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@2022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:13607864020 网站支持: 大律师网